中新網6月16日電 美國《紐約時報》16日刊發日本文藝評論家、早稻田大學教授加藤典洋的評論文章,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日本媒體的頻繁“互動”指出,安倍晉三重視培養與媒體的關係,宴請知名媒體人的次數超過往屆首相;而更糟糕的是,媒體也願意合作。加藤典洋認為,這令人質疑日本報刊的獨立性和新聞準則。
  文章說,去年12月,安倍晉三不顧普遍的反對,拋出了《特定秘密保護法案》。大約就在那時,出現在東京各地鐵站的日報《朝日新聞》刊登了一則匪夷所思的廣告。畫面顯示,一名現年60來歲的知名前拳擊手全神貫註地閱讀攤在桌上的報紙。廣告語則寫著:“我想成為讓首相敬重的公民。”
  這則廣告抓住了大眾的眼球,不過也招致了一邊倒的負面反應,讀者輕則困惑不解,重則頗為憤怒。正如一名自由記者所提出的,該報的自我定位和日本新聞協會2000年通過的《新聞倫理綱領》大相徑庭。
  這套綱領列出了諸多準則,其中宣稱,在一個民主國家,“如果沒有媒體的存在,如果媒體的運營得不到言論自由的保障,如果媒體不能完全信守高度的道德標準並徹底保持獨立,公眾的知情權就得不到保障。”《朝日新聞》還沒有對這一指責作出令人滿意的答覆。
  文章認為,這則奇怪的廣告隱含的意味令人不安。在它刊登之初發生的幾起事件似乎證實了其中的意味。這些事件導致人們嚴重質疑,日本報刊“徹底獨立”的程度究竟有多深?
  一個難堪的例子發生在2013年12月26日。當天,安倍晉三成為了過去七年中首位在任上參拜東京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就在參拜當晚,安倍晉三和日本主要報社的政治新聞編輯和記者們共進了晚餐,《朝日新聞》、《讀賣新聞》和《每日新聞》等均在受邀之列。第二天,在與首相共進晚餐的報業同仁中,只有一人報道了他的參拜之舉。
  這個唯一的例外是《每日新聞》的政治新聞編輯。他指責此次參拜不出所料地引發了一場國際風波,從而損害了日本的國家利益。不過,他還指出,“首相這麼做意義重大,是為了向為日本獻出生命的英雄的亡靈表達敬仰之情。”評論認為,比起該報同日針對此事發表的社論,這篇文章的論調明顯更為溫和,表明作者和安倍晉三的私人互動,可能促使他的觀點偏向了首相這邊。
  這頓晚餐的消息曝光後,引發了大規模的公憤,不過,還沒有哪家報社對下屬編輯當晚赴宴一事作出瞭解釋。
  加藤典洋說,這還只是冰山一角。而據他對目前能公開獲得的安倍行蹤信息展開的調查顯示,在上臺後的17個月里,安倍已不下36次宴請知名媒體人士。受邀名單上的人物包括了多家通訊社、國家級報社和地方報社的社長與主編。這 些宴請沒有一次發生在首相的官邸,都在氛圍更親密歡快的私人餐廳舉行。
  在2011年3月的地震海嘯之後的半年裡,時任日本首相菅直人從未與媒體名人一起就餐。從2011年9月到2012年12月當政期間,當時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只舉行過六次這樣的餐宴,平均每兩個月一次,而安倍晉三平均一個月兩次。
  安倍晉三把培養與媒體之間的關係作為重點。他將自己領導的內閣在本財政年度的媒體預算同比增加了近三分之一,總額達6400萬美元左右(約合4億元人民幣)。而且,他的行為方式正變得越來越明目張膽。
  在參拜靖國神社當天的晚餐前,他就曾在《特定秘密保護法案》頒佈後不久的12月16日舉行過一次類似的餐會。這部法案頗具爭議,可用於拘捕發表、或僅僅是嘗試獲取被政府認為敏感的信息的記者。自那之後,他似乎養成了在所有重大政治活動結束後與媒體人士一起就餐的習慣。
  4月2日,也就是全國的銷售稅從5%提高到8%後的第二 天,安倍晉三與一些前政治新聞編輯共同就餐。5月15日,安倍晉三宣佈,他領導的政府正在考慮重新解讀日本的和平憲法,以允許日本行使自己的“集體自衛權”。就在當晚,他和一些編輯一起外出吃壽司,其中許多人是在《特定秘密保護法案》成為法律後與他共進晚餐的編輯。
  文章指出,比安倍晉三討好媒體的行為更糟糕的,是媒體願意合作。自明治時期日本開始努力讓自己變革成一個現代民族國家以來,媒體一直受到“記者俱樂部”的控制。全國目前有大約800個這種俱樂部,囊括從地方性到全國性的各種級別。組織成員會獲得接觸政界人士和信息的特權,還能免費使用辦公空間;自由記者則處處受限。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記者自然會向權威靠攏。而且他們越有名望,像“首相敬重的公民”那樣行事的動機就越大。
  文章最後問到:“在利用這種趨勢上,安倍晉三超過了他的歷屆前任。在日本民眾不再敬重任何報紙之前,他還能走多遠?”  (原標題:安倍與日本媒體頻繁互動 被指“收買”媒體)
創作者介紹

房間裝潢

ib30ibmk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