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今報記者 餘超 見習記者 李光遠/文圖
  近幾天,一封給信陽市長的信在網絡上火了。
  出於對家鄉信陽的熱愛,在上海居住的信陽女子朱瑞,給信陽市長寫了一封近3000字的長信,通過朋友在網上流傳開來。
  在信中,朱瑞通過自己的見聞,對信陽市民普遍關心的中心城區交通擁堵、出租難打等問題,給出了多項建議,以期能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
  朱瑞稱,寫這封信不為博眼球,不是聲討誰,不希望給政府壓力。“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信陽人,只要家鄉需要我們,我們都願意為了家鄉的建設獻出自己的一點力。我真心希望我的家鄉更美好,家鄉的人民更幸福”。
  對話:一切都是因為愛
  2月18日,朱瑞在接受東方今報記者專訪時稱,之所以寫這封近3000字的信,一切都是“愛”。
  東方今報記者:寫這封信的初衷是什麼?
  朱瑞:就是憑著一腔熱血,想表達我對家鄉的熱愛。如果不是我的家鄉,我不會寫這封信;如果我不喜歡信陽,我也不會寫這封信。我真心希望家鄉建設得更美好,政府能徹底行動起來,正兒八經地解決這些問題。
  寫這個不是為了博眼球,也不是聲討誰,更不想給政府壓力,希望不會有人斷章取義。我只是想激起和我一樣有著一腔熱血的人,以身作則,從我做起,雖然在外地,但真正能為家鄉做點什麼。
  東方今報記者:你有沒有想過,這封信是否會被市長看到?
  朱瑞:我真的不知道這封信能不能被市長看到,我想把寫的信打印出來,寄給市長,希望市長能看到。
  東方今報記者:如果下次回來,你最想看到的是什麼?
  朱瑞:當然是道路變得暢通,信陽發展得更好,家鄉的人民過得更幸福。
  初衷因為愛
  2月17日,網友“宗玉寶貝”發表的一篇名為《致信陽市長的一封信》的長微博,以優美的文筆、飽滿的感情、真摯的建議,引髮網友共鳴,迅速在網上流傳。
  信的作者是網友的一個朋友,名叫朱瑞,一個出生成長於信陽、工作生活在上海的女子。這封信是寫給信陽市長的。
  開篇是作者的一個童年故事:我無比熱愛我的家鄉,愛我家鄉的人。我七歲那年,剛上小學一年級,有一次落了班車,那時候在三小,家住在楚王城,眼看著班車越跑越遠,我哭著在後面追,可是怎麼也追不上。我永遠都記得,當時一個年輕的叔叔,二十多歲吧,騎著輛自行車,拉住我說:小姑涼(娘)你住哪裡啊,我送你回去吧。我說我住在楚王城。於是,我上了叔叔的自行車,叔叔安全地把我送到了家以後,我跑過去告訴爸爸,可是爸爸追出來要謝謝叔叔的時候,他已經悄悄地離開了。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仍然記得他,是他教會了我樂於助人。
  接下來,作者通過一個游子的視角,講述回家的見聞:新區翻天覆地的變化,家鄉經濟的日益壯大,老城區熟悉的小吃味道。愛,在日夜思念里融化。
  在信中,回到老家,出門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擁堵的交通、難打的出租、沒有紅綠燈混亂的轉盤,各種車輛擠在一條道上的尷尬。愛,在平靜時沉思。
  近幾年,信陽中心城區交通擁堵、停車難,部分出租拒載、拼車、不找零,公交線路不齊全、不准點,交通問題一遍遍為信陽市民所詬病。而在《致市長的一封信》中,作者並沒有停留在抱怨和失望中,對交通和出租提出了多個建議。愛,在希望中延伸。
  2013年,信陽市提出優先發展公交戰略,併在逐步推進;2014年,把“整治中心城區交通”列入十件實事之中。雖生活在異地,可依然熱愛自己的家鄉。“只要家鄉需要我們,我們都願意為了家鄉的建設出自己的一點力”。這裡是家鄉,這裡有家人,這裡有愛。
  喜經濟發展,老味道仍在
  在信中,緊接信陽“活雷鋒”叔叔的故事後,是作者的陣陣歡喜。
  “現如今,我已三十,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和事業,去過很多城市和國家。雖長期居住在上海,但我依然熱愛著我的家鄉信陽”。
  “每一年我都會回到我的家鄉,現在的信陽變化真大,羊山新區一幢幢高樓大廈、五星級酒店、會展中心、百花園、市政府大樓、寬闊的馬路,以及正在建設的傢具小鎮,無一不顯示出新的蓬勃,信陽已經日益壯大”。經濟在發展,時代在變化,讓作者高興的是,家鄉的老味道仍在。
  “老城區,到處是我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熱乾面、豆腐腦、胡辣湯、臭豆腐、白吉饃、小南門燒烤,這些是我們日夜思念的東西啊”。
  痛交通擁堵,出租難打
  愛之深,痛之切。
  當發現家鄉存在的問題時,作者沒有選擇熟視無睹,而是通過自己的見聞、經歷,把眾多市民經歷過、痛斥過的事情,講述了出來。
  雖然在上海經歷過各種堵車,但信陽的堵車卻讓她叫苦不迭:楚王城轉盤處,沒有一個紅綠燈,5個路口在這裡交叉,各種車輛混成了一鍋粥;文化中心轉盤處同樣如此。
  “2010年,我帶了一個美國客戶來考察信陽的投資環境……火車站路口(文化大廈處)禁止左轉,我記得不只是這路口,到處都是禁左。老外走後說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騎自行車的、電瓶車的、三輪車的、開汽車的都在一條道上堵車”。
  後來回上海後,她仔細地想了想,覺得可能時機不成熟,時間長了問題會解決,一切都會慢慢變好。
  但事實並非如此,三年多過去了,以前的問題沒解決,“打車難”又出現了。今年2月15日,回鄉的朱瑞因為打的,遭遇拒載,與司機理論時起衝突,報警後又碰到“徇私舞弊”的警察。
  痛心的朱瑞在信中這樣寫道:“這還是我親愛的家鄉、我可愛的家鄉人嗎?那天晚上我真的失望了,非常的失望。”
  建議改善交通,加強出租管理
  雖說“失望”,但朱瑞並沒有絕望。童年送她回家的活雷鋒叔叔,依然生活在信陽的老師、同學以及眾多的信陽好人,讓她覺得“不該對我的家鄉、家鄉人失望,畢竟這隻是個別現象”。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參考同為“申城”的上海的經驗,朱瑞在信中對信陽道路交通和出租車公司管理提出了建議。
  “我認為楚王城的轉盤和文化中心的轉盤都應當拆除,改設紅綠燈路口。試想一下五條道路的車輛都圍著一個轉盤轉,你說怎麼能不堵車;還有好多路口沒有紅綠燈,這樣就更加造成車輛的無序和擁堵,比如金三角、龍江路和南京路路口;再比如西亞後門的那條路(四一路)應當改為單行道,處於中心繁華地段,車輛繁多,應當多設單行道,好分流車輛緩解擁堵,這樣也能留出部分道路完善非機動車道,讓騎自行車和電瓶車的人群也有道路可走,不必總是穿插在機動車道,同時也避免了很多車禍。”
  “第二就是關於的士車輛公司的管理。我建議首先要從根本上抓起,司機整體素質有待提高,對於的士司機也應該實行考核制和計分制。通過考核上崗,通過積分評判。車輛硬件也應當整改,可以效仿上海,在的士上裝上定位系統以及駕駛人員的照片及編號等信息,便於乘客的投訴和制約駕駛人員。當然,定價也可以適當提高,但前提是服務質量的提高”。
  在信的最後,朱瑞這樣寫道:“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信陽人,只要家鄉需要我們,我們都願意為了家鄉的建設獻出自己的一點力。我真心希望我的家鄉更美好,家鄉的人民更幸福。”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浪漫情人節 喜樂贏大禮)
創作者介紹

房間裝潢

ib30ibmk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